收藏本站

南社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沉痛悼念金建陵老师!

2010-01-11 21:19:25  来源:佚名

高銛、谷文娟的唁电

 

末梅:

你好。刚刚惊悉建陵谢世的不幸信息,几乎不敢相信。我们马上问了光辽,他证实了此事。我们深感悲痛。在苏州会议上我们欢晤一堂,建陵的气色和精神都不错,交谈非常高兴,我们对他南社研究的杰出成果和勤奋精神十分敬佩,大家会永远怀念他,建陵永垂千古!万望节哀,多多保重。

                               

 

 

 

柳光辽先生的唁函

 

 

张末梅老师:

原谅我,前几天没有给你打电话。我怕拿起电话,因为不知道怎么开口,怎样安慰你,怎样能给你具体的帮助,而且这一个多月来,你的身心极度劳累,要忙着接待亲友们的哀悼和慰问——还是等你开始休整后,再用文字来交流近日的所思所想吧。离开南京前,和金老师在电话里话别,告诉他我的大致行程和今年的打算。我想,等大地回春、大雁北飞时,再和你们交流切磋;我想,这次把博鳌的集资房布置好,以后可以随时邀请你们来同游。谁知道这个好人金建陵,还是那么快手快脚,他竟然走了,拉也拉不住……去年9月,我为那本纪念南社百年的小册子的书名一筹莫展,老师提出,用“守望南社”作为书名吧。这个建议太好了。我们是因“守望南社”结的缘。我谈不上对老师有多深的了解,可是在我们共同“守望南社”的十多年里,深深地感受到老师身上的真诚和热心,他不但有才华,更有人品。能和你们两位真诚的朋友结交,是我的幸运。在我随身携带的U盘里,有全部电子版的张素诗文集和你们的南社册页;“守望南社”,更是老师留给我的心碑,会深藏在我心里。在“走近张素”的过程中,唐邦治先生笔下的张素先生的晚年对我有很深的启示。虽然经历着沦陷的苦难,如《草间集》所记的种种,毁家、逃难、悼亡……;老先生却“惓居斗室,以著述吟咏自娱。遣有涯之生,无不足之色。”我把老先生的这种心境,称之为“守住自我”——用词不一定准确。生命珍贵,活着,就要活得有滋味,怡然自得;死,既然是每个人不可避免的归宿,那就坦然面对——或许可以像林北丽那样,把它看作去彼岸的一次迁徙,去和林庚白、高淡如、柳亚子、尹瘦石等人的再相聚。我不会忘记,老师在谈起南社、谈到他的新发现时是那样的神采飞扬,目光里的睿智,内心里的欢愉和自信,以及同行们对你们的研究成果的赞誉、朋友们对他的尊重和思念,都说明金老师达到了和张素老先生类同的境界,老师的一生,过得有滋味有价值。逝者已去,解脱了疾病的折磨;生者却还必须面对未来,消化老师的走所造成的生活的残缺。老师,相信你会像令祖父张素先生那样,守住自我,渡过时艰。或许,海南的碧海蓝天能够纾解自然和内心的寒意,来这里暂住一段时日,好吗?王慧和我衷心地欢迎你来,都是现成的,食宿一点没有问题。

  节哀保重!

 

 

 

陆贞雄先生的挽联

 

发掘南社红色宝库

伟哉建陵功成身退

 

金建陵老师驾鹤仙逝致哀——陆贞雄

 

 

 

朱桐生先生的挽联

 

惊悉挚友英年早逝

泪送建陵一路走好

 

为好友金建陵敬挽——朱桐生

 

 

 

吴江日报记者的唁电

 

2009年南社后裔寻访活动是,金先生给过不少帮助!9月底去南京时,他还说:"今天的客我来请,我到吴江时你来请."想不到这竟成了最后的别言.

我们也没有机会请他吃一顿饭了!深感痛心,深切悼念!

吴江日报记者

 

 

 

怀念金建陵老师

 

君彦

 

    2010年元月二日下午二时十分,江苏省南社研究会会员金建陵先生,因患严重肝衰竭症,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享年57岁。金建陵先生是南社社友张素的孙婿,从事南社研究十五年来,成绩卓著。其论南社,常有新鲜的材料和富于特色的视角,是南学同仁中非常用功又用心的研究者。

    2010年元月4日,休息了三天的元旦假期,上班头一天,整个中国自北向南寒流来袭,北方尤其是华北地区这些天遭遇历史罕见的降温和大雪天气,北京和天津两地的中小学今天还停课一天。北京机场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而关闭,上海飞往北京的飞机也停飞,导致无数的旅客滞留在机场或者改乘坐其它交通工具前往北京。今天早上上海的气温是5°,但是中午后气温就明显降低,很多人穿上了羽绒服,大街上行人匆匆,气温骤降,天气预报也发出寒流的警报,要市民注意天气变化,及时添加衣服。骤冷的天气让元旦佳节喜庆的气氛一下子荡然无存,再加上低开的股市让整个人的心情低落到极点。

    气温的骤降好像预示着不祥的征兆。傍晚5点我外出回到办公室,习惯性打开电脑,浏览网站上新闻时局,当我打开“南社研究网”主页的时候,一条触目惊心的新闻进入眼帘:“沉痛悼念金建陵先生”。接着是看到这样的一则消息2010年元月二日下午二时十分,江苏省南社研究会会员金建陵先生,因患严重肝衰竭症,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享年57岁。具体地址http://www.nanshewan.cn/new/jingjianling.mht。啊!这是真的吗???

    20091230,也就是即将迎接来新的2010年的元旦佳节前2天,按照往年习惯,我这个时候总是要给我的朋友写新年祝福卡,2009年比较特殊,因为我结识了众多南社学方面的老师,所以贺卡就增加了很多份,提笔给这些尊敬的南社学老师书写新年贺卡,以表达我对这些因为“南社百年”系列纪念活动中幸运认识的老师和专家学者的新年祝福,江苏南京我邮寄了两张贺卡,一张是白坚老师,另外一张就是金建陵老师。我是去年盛夏的时候通过网络和金建陵老师相识,之后和金老师通过几封电子邮件,都是相关于南社的主题。在1113中国苏州的纪念南社成立一百周年的纪念研讨会上,我终于见到了金建陵老师,那是第一次,没有想到也是最后的一次。金老师网络上使用搜索引擎一查,相关的资料是非常多的,也出版了南社相关的书籍和文章,在江苏南社研究会乃至中国南社研究领域都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人士,人品极佳,他在南社百年研讨会上的发言我进行了12分钟的现场视频采集,我不知道那次苏州后,金老师是否有新闻媒体采访的相关视频否,但是我的那段会上的发言视频,已经成了金老师生前一份宝贵的视频资料,难忘苏州会议中心那次初次和金老师握手,又热又有力,当初相约以后多多在网络联系,那次握手如今也成了永别,实在回想起来心痛。去年年末,白坚老师和我电话通话,我对白坚老师说,来年开春的时候我到宁城去拜访您还有金建陵老师,因为您们同在南京,我上海到南京也就三个半小时,看来今年春天我这样的想法已经变为不可能。我和卢文芸老师和吴江李海泯老师再次确认这样一件噩耗,希望我所看到的这条噩耗并非真实,经过确认属实后,内心悲痛不已,北方的强降雪和降温好像是老天也在为这样一位南社学研究的学者的英年早逝而不平和悲哀。他的英年早逝是南社学研究的巨大损失,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我还和他相约今年的春天去南京会面啊,一切的一切都是这般让人无法接受。我和上海南社研究中心的姚昆田教授以及上海的友人张军兄去电话,听到此噩耗,他们都也万分惊讶,悲痛不已,是啊,太突然了。金老师走了,走得如此匆匆,我们都没有来得及和他道别。在生命最终的日子里,我相信他肯定和病魔进行过激烈的斗争,我相信他也是舍不得离开我们大家的,在南社研究领域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去做,要去完成……。

    无尽的怀念,无尽的悲哀,仅将我在20091113苏州召开的南社百年研讨会上金老师的视频连接到本文,表到对金建陵老师无限的思念。附上我在091113采集的金老师的一段南社成立一百周年的发言视频。http://www.liuxilife.com/bbs/read.php?tid=11372

 

 

                                                        丁君彦

20101

 

 

你就这么走了?!

 

——对知青之家好友金建陵的悼念

 

李建宁

 

听说你病了,病危中你不停地在叨念着我们这一家——知青之家的成员【他们已成了你的家人】。打开关闭的手机,全是你夫人的电话和信息:“金想你们了”。我流泪了……

还好,我没在外地等待事情的结局,回来了,见到了你的面。你刚从昏迷中清醒,但你立即认出了我,我们握了手。你还那么有劲地握住我的手,我满怀希望地用握手的方式传递无声的话语——希望亲人和朋友的那一份真情能给你生命的支撑,将你留住!要知道,你还没有退休啊!你还有那么多的美好的人生计划等着你一一转为现实。我让眼泪在心里流淌,但却笑着对你说:“快好起来吧,我们还等着吃你亲手弄出来的青蛙。”——那只有我们才能读懂的典故。

你的夫人和亲人、朋友设想了许多方案,想把你的生命留住。带着95%的希望把你转到了鼓楼医院,可是我们认为最有希望的努力,却成了最绝望的结局:你还是走了!走的那么突然,连最后的告别都没有赶得上。你就这么走了……让你的生命在亲友的希望中戛然而止,终止的是那么残酷!

你就这么走了!我们的努力没有将你留住。缥缈的上帝呼唤着你,让你舍弃家园和亲友毅然离去。难道上帝也要你去整理那天上、阳间、阴间的历史?夫人、亲人、朋友的情和你的未了之愿都挽留不住你?!让你舍弃家园、别离亲友,毅然离去,连最后的努力机会都没有给人留下!天涯有路你不回头,不知你的灵魂飘向哪里,也不知你将在哪里停留?你是跨过了奈何桥,还是直接飘扬直上九重天,大家的千呼万唤你能听到吗?若能听到你绝不会连头都不回一回!要知道“高处不胜寒,寻温暖还是回人间!”

你就这么走了!从此以后你就孤身一人漂泊向那天外的天,云外的云。也许你因此可以在任意维的空间遨游:过去、现在、未来;天上、地上、阴间。历史在你的笔下流淌,一定精彩无比,可惜我们看不到你的杰作,留下的只是遗憾无比!

你就这么走了!当抚摸着你送给我的书和资料,想著四十几年的经历,眼前浮现出你的音容笑貌,随着岁月流淌过去的件件小事,一切的一切还是那么逼真,就仿佛发生在昨天,可是我们已经看不到今天的你。我心痛无比:远离的是无价之宝、难以再续的友谊。如果说年龄让我们衰退了记忆,可是那过去的一切却深深刻进我们的记忆,是那么的难以磨灭。我可以记不得昨天发生的事,但是永远不会忘记那逝去的日子里的件件“小事”。那每一件小事都是一个动人的故事……

你就这么走了!带着那未尽的事业、未了的心愿;留下那只需要你相依相伴,白头偕老的夫人;还有那盼着你的著作诞生的许多朋友;你于心何忍?你情何以堪?你的夫人的千呼万唤,你夫人宁可舍弃一切也要换回你的性命的那一颗感天动地的心,也无法挽回在冰冷的医疗器械急救下失去生命的你。……

你就这么走了,走的让认识你的人都心痛无比。但是,千言万语只能叮咛一句:走好!要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愿你在新的世界里找到属于你的理想位置!

 

你的知青之家的亲人:李建宁

2010-1-5

 

 

 

 

沉痛悼念金建陵老师!

 

殷显春

 

张末梅老师:

    惊悉金建陵老师惜别而去,深感震惊!悲痛!惋惜!谨以此函表达对金老师的沉痛哀悼和追思!

    回顾金老师与张老师伉俪来丹阳与文化界同人欢聚的几次情景,历历在目,万万没有想到,那次来丹赠书的友好往来,竟是金老师与众人的永别!

    丹阳是张老师的生养之地,也是金老师的难忘之地,难能可贵你们对令祖张素先生的敬重和对第二故乡丹阳的热爱,使得我们得以结识。几年前,我因对地方文史和丹阳南社名人的浓厚兴趣,怀着对你们的仰慕,冒昧给您写了那封信,这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交往活动。我在无意中起到了纽带的作用,事情向着良性发展,丹阳文化界朋友都知道了你们,图书馆、档案馆等单位也将永久珍藏你们的大作,从这一点讲,我能为你们做了点小事觉得很荣幸也很欣慰!本来,在这种好的局面下,你们可以和第二故乡朋友及有关部门、机构加强联系、交流,未来的交往还很长!可惜……!老天不公啊!

    金老师与张老师是我很佩服的两位学者,你们国学功底深厚,尤其是金老师,写文章是那么严谨,又那么勤奋和多产!更令我敬佩的是他撰写了大量有关丹阳历史文化名人的文章,既宣传了丹阳,对我主编的“文化周刊”也有过很大的支持!所以说,金老师的辞世,不但是南社乃至南京文化界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丹阳日报》的重大损失!

可以告慰老师的是,你们校注的《南社张素诗文集》已经面世,这是你们多年心血的结晶,也是献给丹阳文化界的厚礼!希望老师今后要继续发扬光大你们在南社研究上的事业,把更多的成果奉献给社会!

得知噩耗,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人需要朋友,更需要知音,可以说,我和金、张两位老师虽然年龄相差悬殊,但在文史研究上是有许多共同点的,失去一位前辈朋友和知音,真是万分可惜!万分遗憾!

本想亲自致电老师慰问,实在不忍触动您的悲痛心情,在您最难熬的时候给您添乱!谨以此文表达我对老师的沉痛哀悼之情!望您节哀顺变、保重身体!得知姜六驭先生赴宁吊唁,我已电话委托他向您转达心意,工作事务缠身无法亲往,不到处还望见谅!

 

 

                    《丹阳日报》编辑、记者  殷显春敬草

                                              2010年1月5

 

 

 

金建陵侄女在追悼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

  2010121410分,我的大伯伯──金建陵走完了他绚烂的一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今天,我们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在这里举行告别仪式,寄托我们的哀思。

    首先,我谨代表我的伯母张末梅,代表我们全家,向今天参加追悼会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以及各位亲朋好友表示诚挚的谢意!感谢各位在伯伯病重期间对他的关怀,探望和慰问,你们的关怀给了伯伯莫大的安慰与鼓励!我们更要感谢你们在伯伯逝世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我们一起,向我的大伯伯作最后的告别。作为伯伯的家人,我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伯伯的离世,带给我们的是深深的怀念与无尽的回忆。伯伯首先是一个非常严谨而坚持原则的人,对待工作认真勤恳,任劳任怨,对待家人,长辈和小辈则充满了关爱呵护,无论对于事业还是对于家庭,伯伯总是把自己看得很轻。他不仅是一位慈爱的长辈,一位好丈夫,更是位好同事。我为失去这样好的伯伯而感到万分悲痛。此外,伯伯思维活跃,笔耕不辍,许多作品被刊登在各种期刊和报刊上,成绩斐然。伯伯生活上非常节俭,从不铺张浪费,但却非常乐于助人,他为人、生活、工作的态度让我们深深怀念。

   现在,敬爱的伯伯永远地走了,我们再也无法亲耳聆听他的谆谆教诲,再也无法亲眼看见他的亲切容颜,只能在心中寄予遥远的追思,怎能不感到极度的哀痛?!伯伯,您就放心地走吧,我们自当化悲痛为力量,牢记您的教导,清清白白做人、勤勤恳恳做事,扎扎实实工作;我们自当继承您留下的优良品德,我们一定会努力学习,做一个对家庭负责、对社会有用的人!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对您在天之灵的最大告慰!也是我们回报社会,回报各位领导、各位尊长和各位亲朋好友的最好方式。

    敬爱的伯伯,今天,您最疼爱的侄女来送您了,您的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们都来送您了。您知道吗?此时此刻,我们想以泰戈尔的一句诗为您送行:生如春花之绚烂,逝如秋叶之静美。敬爱的伯伯,您安息吧!

    最后,我代表我的伯母张末梅和我们全家人,再次向出席告别仪式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以及所有的亲朋好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谢谢大家!

 

 

 

 

 

金建陵,我等你

 

张末梅

 

2010121425分,鼓楼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残忍地告诉一个我们都不愿承认的事实,金建陵心脏已停止跳动。我流泪了……但这怎么可能呢?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那一堆堆整齐的书中,分明还跳动着一颗滚烫的心,高锟、汪东、宋教任、朱少屏等人物;营造学、南洋劝业会等事都成了你近期关心的热点。你说,南洋劝业会的材料看了不少,有戏,可以写文章了。等我病好了,我们一起去南京三牌楼,把南洋劝业会的牌楼拍下来,图文并茂的文章,人们更喜欢。现在,牌楼依旧,你在哪里呢?走呀,我们一起去拍牌楼上的石刻。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那毛料西装上樟脑的味,分明是他在告诉我,好衣服别动不动就拿出来穿。简单而朴实的生活是你的所爱。最后整理你的衣物,上衣口袋里只有一本电话簿,里面夹着5元钱,别无他物,是我苛刻吗?不!我知道,这正是你人格的写照,别浪费,够用即行;但朋友不可少。记得你曾说,我们家中的热水瓶用了多年,不太保温了,换吧。当我第二天告诉他,特地买了个漂亮不锈钢水瓶时,他说,这辈子也没有这样奢侈过。如今这奢侈的水瓶竟成了我最大的遗憾,痛苦的回忆。你一眼也没有看到过,一天也没有奢侈过,就静静地走了。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那日记本上的墨迹似乎还未干,握你那常用来记日记的笔,分明还能感受到你生命的体温。我曾说,当今社会,人们都奔向金钱,那有像你这样的老古董,一直坚持写日记,一写就是十多年的。日记的最后一天(1125)写道:“上午先去河西分院抽血,后去励志实小,下午收到《金陵晚报》89两月稿费500元。”这样一个生龙活虎、充满生活激情、生活热爱的人,怎么会说走就走呢。我不信,讲给谁听都不信,你会离我们而去,离生活而去。难道老天真的很不公平?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26日住院的当天,你包里除了放着洗嗽用品外,还放着厚厚的一包教育法规文件和刚完稿的新法规文件初稿,风风火火地嚷着要去市教育局送初稿,被我制止了。谁知后来你就再也没有力气去送初稿了,只在心中叨念这件事,直至你去世后第三天,励志实小的老师来悼念你,才请她带去了你的初稿。你现在可以完全放心了。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在11月苏州会议上,你会上侃侃而谈,会后与人谈笑风生,会议结束后,你与好友互相祝福,相约下次再会议见,谁知,这一别,竟成了永诀。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躺在病床上,你还满怀病愈的希望,我们一起设计着去海南,先生曾多次邀请,都因机会不巧,没有去成。你说这以后退居二线了,就有功夫了;我们还设计着到国外实地看一看,好以客观的态度来品评外国。如今你静静的离开了我们,我只有背上你的照片,带你游遍你想要去的地方。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静静地走了。柳光辽先生说,或许可以像林北丽那样,把它看作去彼岸的一次迁徙,去和林庚白、高淡如、柳亚子、尹瘦石等人的再相聚。我不相信你会离开我们,我宁可相信你出了一趟远门,也许几年,也许十几年,也许几十年,我等你。

(注:本文作者张末梅女士,是金建陵先生的夫人)

 

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