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南社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悼念知名学者金建陵先生

2010-01-06 18:39:25  来源:佚名

 

中国近代文学学会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

 

  

 

 

金建陵先生治丧委员会

张末梅女士哀鉴:

惊悉金建陵先生英年辞世,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同仁不胜悲痛。建陵先生致力于南社研究二十余年,探索不断,笔耕不辍,不仅与末女士联袂整理先祖张素遗集,而且在发掘、考订南社史料,拓展南社研究视野、探讨南社文化成就等方面,多所贡献。尤其是他突破以往研究格局,把南社放在整个民主革命进程中考察,发现了南社成员与中国共产党人关系的诸多新史实,对丰富和加深关于南社历史作用和地位的认识,具有重要价值。建陵先生任事笃实,待人热诚,关注南社研究事业,热心学会工作,联络南社后裔和各地学者,为纪念南社成立百年活动及中国南社纪念馆的建设提出了诸多建议。不意竟劳瘁病逝,南学惜逝良将,同人痛失挚友。缅怀建陵先生,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将继其遗志,与江苏及各地会友会共同推进南学发展。

谨致深切悼念,并祈末女士节哀。

在京同仁遥向致祭,送金建陵先生灵安!

 

 

           中国近代文学学会南社与柳亚子研究分会

 

          201015

 

                   

 

 

 

挚友永别  长痛在吾心

 

――沉痛悼念知名学者金建陵先生

陈东林

 

    2010年1月3上午,张末梅老师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难以置信的噩耗:金建陵先生因患严重肝衰竭症,抢救无效,于2010年1月2下午210分不幸逝世!我当即感到万分悲痛,万分伤感!反复问自己: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不就是在一个半月前,我们还在苏州纪念南社一百周年的会议上,谈笑风生,相互交流呀!

    但当我确信这是一个真实的、严酷的事实时,我便实在遏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和难以言说的痛苦,泪如泉涌!

金建陵先生是一位十分勤奋的知名学者,公认的南学研究专家,也是我的至交挚友。自从江苏省南社研究会成立以来,我与金建陵、张末梅夫妇长期合作,共同从事南社的学习和研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金建陵是一位仁厚长者,为人可亲可近,为学严谨认真。自从《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科版》开设“南社研究”特色专栏以来,先生就是这个栏目的最重要作者之一。他的每篇文章都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都会有新的发现和原创性。往往为了写好一篇文章,他能够跑到上海图书馆查阅大量资料,而且这一切都是自费的,都没有任何的功利性,更不是为了评职称。这在当今学术界,尤其难能可贵!由于金先生在南学研究方面成绩斐然,在今年11月份苏州举行的南社一百周年纪念会上,先生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一致称赞!

先生多才多艺,学识渊博,编辑或撰写了几十本书,发表了数百篇学术论文。他既具有正宗的学者风范,又具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凡是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会对先生那特有的沉稳、睿智、诙谐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金先生温柔敦厚,为人可亲可近,做人做事都可圈可点,是一位凡人中的哲人,平民中的圣贤。做到这一点,尤其不易。我们生活在世俗社会中,天天与普通人打交道,天天做着普通而又琐屑的小事。金先生给我的最大感觉是:他很普通,但在普通人中又显得非常卓越;他很平民化,但却又有着很高的学识修养与很高的思想境界;他的生活十分平凡,但他兢兢业业,在文化方面取得的成就却十分不凡。他只做过几年的中学校长,后来在南京市下关区担任一个微不足道的督导,但金先生无论在学界还是在社交圈子中都具有很高的声望。长期以来,金先生对我来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他不在大学工作,没有教授、博导的头衔,但写出的文章却绝不比当今的一些博导逊色,甚至某些方面还有所超越。

    金先生为人忠厚,尤其乐于助人,但凡有人遇到困难,只要金先生知道了,他总会主动热情地帮忙,扶危济困,却又不图人家的任何回报,真正是无私地助人!金先生没有留下什么值钱的遗产,但他所创造的精神财富却永远闪耀着智慧的光辉;金先生没有高职高位,但他却将高尚的德行修养永远留在了敬仰他的亲戚、朋友和同仁中间。

    金先生的逝世,留给我们的痛苦和记忆不是短暂的,而是长期的、永远抹不掉的。这种痛苦深藏于我们的心中,必然会反复发作。可以想见:今后我们在从事南学研究中,不论天多长、日多久,只要提到金先生,我们都会为他的英年早逝而痛惜,为他的过早离去而伤感!所以,我在写给金建陵先生的挽联中,用了最普通、最朴素的话语来表达:

挚友永别长痛在吾心,

哲人已逝业绩留人间!

 

 

 

 

                            金建陵先生靈安

 

篤於任事 誠以待人 廿載劬勞 草間拔戟 紅史存編 足為南學開境界

 

文則徵實 論唯質是 百年紀念 期江左揚波 蒼天遺恨 何堪中道隕英才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  哀挽 

 

几处说明:

1、“草间”双关,一指《草间集》,代指张素诗文集;一指起自民间,拔戟自成一队

2、“红史”指《南社红色册页》

3、“江左”,江苏,亦含指江苏南学会意

4“扬波”,指我所谓“南学研究第三波”

 

 

 

  

 

张末梅老师及金建陵治丧委员会:

 

惊悉金建陵先生逝世,不胜悲痛。为了南社研究的学术事业,我与金建陵先生相识相交十年。他执着勤奋,富有才华,在南社研究领域开拓创新,是近十年来南社研究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他待人真诚热情,凡与之交往的人无不为他的古道热肠所感动。金建陵先生英年早逝,令人震惊、悲痛,我们失去一个好兄长、好朋友,南社研究失去了一个积淀丰厚、思路新颖、正处于收获时期的优秀学者。

逝者已矣,生者长痛。张末梅老师节哀顺变,保重身体。老师地下有知,定会宽慰九泉。

 

                            山东大学文学院  孙之梅

                                 2010年元月3

 

 

 

 

 

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