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南社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网络时代的“南社”研究

2009-04-08 18:20:33  来源:金建陵 张…

网络时代的“南社”研究

金建陵 张末梅

 

一、上“网”看“南学”

当打印机将长达20多页的《“南学”论文索引》打印出来的时候,我们的直觉便“迸”出这样一个判断——时代没有忘记“南社”。

中国学术期刊网收录的期刊自1994年起。这正好和柳无忌先生《海内外“南学”起潮音》发表的时间相契合。他在文中写道:“近代中国文学是新文学及其作者的天下,他们在欧、美受到重视,而民国初年最大的文人汇集的文学集团南社,却在国外湮没不闻,其中拔萃而出的仅苏曼殊一人。国内的情况亦是如此,从1920年至1970年的半个世纪内,南社遭遇学术界的冷落。正当新文学运动在北方声势浩大地开展时,南社一蹶不振,其存在无人注意与关心。此后出版的一些近代文学史与文学评论,都以新文学为20世纪中国的正统文学,加以深刻地研究与详尽地叙述,而于南社只字不提,或仅有数页的简单介绍。但是,由于柳亚子与苏曼殊在国内外的声望,这个民初的文学社团终于现今复兴起来了!”该文在叙述了“南学”研究的现状后,充满激情地在结尾写到:“随着文化昌明,海内外研究‘南学’正方兴未艾。”

199411月,江苏省南社研究会在南京成立,吴调公先生担任该会的会长,并不定期编辑内部刊物《南讯》,至今已出了17期。《南讯》的编排重“实”而轻“饰”,简直到了“惜纸如金”的地步:一篇文章结束,即便只有几行字的空白也要接排一篇文章,常能见到“题文分页”的情况。据说这是承袭了当年南社人编《南社丛刻》的做派。《南讯》务实而具有浓郁的学究气息使得它在“南学”界极有声望。

与《南讯》的创刊几乎同时,《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为了办出自己的特色,也从1994年起,开辟了“南社研究”专栏,每期至少发表一篇南社研究的学术论文,到2001年底已达51篇,居全国之首。该刊稳固、持久的态度吸引了众多的“南学”研究工作者向其投稿。“南学”界普遍认为该刊是了解当今国内“南学”研究状况的重要“窗口”。因该刊是一份公开发行的高校学报,每篇论文的内容摘要、关键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收稿时间、作者简介、参考文献、引文出处、英文标题和内容摘要等,都有严格的规范,并且还进入“中国学术期刊网”,顺应了“期刊网络化”的时代潮流。

用“关键词”在“中国学术期刊网”上查询,“南社”研究的论文命中了19篇,其中在《南京理工大学学报》发表的竟有10篇;用“篇名”查询,篇名中含有“南社”二字并属于“南社”研究范畴的论文只有32篇。虽说这两种查询的结果中,拙文分别都有56篇,但丝毫激发不起“自美其美”的感觉,反而让“寥落”、“孤寂”、“悲凉”这类的词在脑海中翻腾。“南学”的“潮音”果真就是这么细弱吗?当我们先将在《南京理工大学学报》发表“南学”论文的作者和论文题目中出现的南社社员的名字一一键入,再根据其提供的相关信息再行寻找。经过几个来回的“拆”——“装”,共命中“南学”研究的论文452篇。“网”上的检索是否就能将1994年至2001年的“南学”研究信息“一网打尽”呢?据笔者所知,有不少“漏网”的信息也是相当重要的。如:1996年的春天,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的研究生郑勇。他告诉我们:其硕士生毕业论文《社会转型中的文人结社——以南社研究为中心》,陈平原教授将其收入了由自己主编的《学人》11辑。

二、“网”上看“南学”

“网”上看“南学”,首先,能粗略地了解一下“南学”研究的现状。1994年以来的“南学”研究明显呈现出以下一些特点:

1、“南学”研究日益受到哲学社会科学界的重视。南社成立已近一个世纪,解体也六七十年。虽然自1980年由杨天石、刘彦成合著的《南社》出版以来,社会各界为南社研究作了许多基础性的工作,但学术性、系统性很强的研究成果还不多。1994年以来,这一情况有了改观,有的以“南社”研究项目还进入了“国家级”的行列。1998年,山东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孙之梅女士的研究课题《南社诗歌及重要作家研究》就被列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九五”资助项目(编号为:98BZW016)。

2、高校学报在“南学”研究中的先导作用日益明显。高校学报肩负的历史使命就是刊登每一个学科的最新科研成果,因而成为传递科研信息、进行学术交流、传播最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阵地,充分体现了它在各学科研究领域中的先导作用。452篇“南学”论文就有180篇刊登在55所高校的学报上。其中被列入中国大学文学、历史学排名前25位的大学就达12所。

3、“南学”研究的学术独立性日益增强。以往,关注南社的人大多数是南社成员的后裔,他们写的“南学”论文具有一定的两重性:史料性强而思辩性弱、对个人的阐述多而对“南社”的整体阐述少。孙之梅副教授曾在多种“南学”研讨会或著文谈到排除感情色彩和追求学术的独立品格的问题,笔者也曾提出过要解开“亲人情结”的问题。此次检索到的452篇“南学”论文中,南社成员后裔的文章已经数量很少。

4、“南学”研究的队伍日益壮大。此次检索中,除了早已在“南学”研究中享有盛名的马以君、郭长海、白坚先生外,绝大部分都是一些“新面孔”,以发表3篇以上为统计标准的就有近30人。有的是一人侧重于对一个或一群南社成员的研究,如:广西大学的陈启源对马君武、南京晓庄学院的陈世强对南社画家、贵州师范大学的周求槐对雷铁崖、云南民族学院的谢本书对李根源等的研究。有的是几个人同时对一个南社成员的研究,如:杭州师范学院的陈星、山东师范大学的孙继南、金梅等对李叔同的研究等。

其次,在“网”上看“南学”,可以粗略地了解一下论文的论述对象。从检索到的452篇“南学”论文中,绝大部分是以南社成员为论述对象的,其中30篇以上的就有柳亚子、黄兴、李叔同、苏曼殊等。此外,以于右任为论述对象的论文也有近30篇。“于右任热”、“黄兴热”的出现显然与《毛泽东自传》在建国以来的首次出版有关。毛泽东在《自传》中写道:“当我在长沙的中学读书时,我第一次读到的报纸,报名《民立》,是民族主义派的报纸,里面有反抗满清的广州起义及在一个湖南人领导下的七十二烈士就难的情形。我读了以后,极为感动,并发现《民立》里面充满了有刺激性的材料,同时我也知道了孙中山的名字和同盟会的会纲。”又如谢本书的《朱德与其早年在云南的两位恩师蔡鄂、李根源》、《朱德与李根源》、《李根源的学术生涯》等,也论及南社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深厚的历史联系。特别是19961220日,江泽民主席在中国文联第六次代表大会闭幕的联欢晚会上邀请著名歌唱家一起合唱了一首根据南社成员李叔同的的原曲调重新填词的《祖国歌》后,陈星、孙继南等对李叔同的研究论文,都对南社的历史影响进行了详尽的阐述。

相比之下,以“南社”为论述对象的综论性论文仅有20篇左右,这也从一个侧面看出“南学”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诚然,面对南社这样一个具有1100余位社员的文学社团,要客观公正的对它作出科学的判断,固然有一定的难度。就像连柳亚子当年写《南社纪略》时有“究竟从何说起呢”的困惑一样。但是,这些综论性论文恰恰是考察“南学”研究的关键所在。现将这些综论性论文主要的学术见解综述如下:

关于南社的源流。孙之梅的《南社及南社研究》认为:南社和国粹派同孕育于中国教育会,先有国粹派,“南社”则又从国粹派中分离出来。国粹派的“古学复兴”理论深深地影响了南社的文学精神。南社将“古学复兴”的理论落实到发抉和继承复社、几社的“文化精神”(包括学术传统、诗学精神、抗清志业)上,既适应了排满革命的时代精神,又将明清以来聚集于江浙、岭南、湖湘三大区域内的文化资源发抉成为近代化的动力,并促成了文学在近代的一次革命。与南社几乎同时出生的钱仲联(19082003)先生的《南社吟坛点将录》就将中国教育会的金松岑(天羽)封为南社的“托塔天王晁盖”,他认为:“金天羽不列名南社,而南社魁首柳亚子,实金门弟子,承其师教。天羽与南社,貌离而神合,故今以旧头领一员予之。”

孙之梅的《南社及南社研究》一文还提到南社的文学思想可由复社、几社上溯到明代前后七子,并进一步上溯到唐音。持相同主张的还有台湾青年学者林香伶,她在《千载有余情——从南社诗歌看唐代游侠诗的足迹》一文中就认为:南社诸子游侠诗的写作与唐代的游侠诗颇多相似之处。值得注意的是,到了晚清,这种对侠的歌咏和寄情,甚至是以侠身体力行的现象,并不亚于唐代,而南社诸子游侠诗的写作与唐代的游侠诗相载相承。

曾景忠的《传统文化与西潮之交汇——南社创立思潮酝酿过程研讨》则从中西文化关系的的视角来研讨南社的创立。他认为:“南社成员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哺育下成长的,他们既能够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又能吸收西方文化的优点,在提倡文学革新、诗界革命和推动中西文化交融方面进行了可贵的尝试和探索。”

关于南社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关系。郑鹏在《浅探南社——近代文学社团流派的现代意义》一文中提出:南社作为横跨两个阶段的具有全国影响的文学社团在文学由近代到现代的转化中有着突出的意义。因为社团的组织结构、流派的延伸方式、文坛的运行机制机制是有一定的承继性的,所以南社逐步演化成现代社团,并以新式的社会关系来取代血缘、地域等为纽带的交往方式。南社的文学活动现代化与人们社交方式的现代化同步,在各种事件和运动之外,历史也在悄悄地使文学成为“新文学”。沈永宝的《“文学革命八事”系因南社而立言》就明确提出:胡适《文学改良刍议》所提出的“文学革命八事”不仅是针对南社的创作倾向提出来的主张,而且还论证了这些主张的材料十之八九也出自《南社丛刻》。

关于南社的历史影响。郑勇在《社会转型中的文人结社——以南社研究为中心》一文中提出:“南社自始就不单是以文会友的诗文社,而兼有以文议政的功能。”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的程翔章在《南社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影响》中还就1942年周恩来致函柳亚子希望他“重整南社旧业”一事发表评论:“周恩来写这封信,信中提及南社也仅‘重整南社旧业’短短一语,却表明了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对南社历史地位的充分肯定,希望柳亚子能发扬南社的革命精神,继续为抗日战争鼓吹、呼号。”

三、“南学”离不开“网”

此次“网”上看“南学”的实践,不仅仅是在“足不出户”的环境下能比较轻松的了解到这些年来“南学”研究的概况,而且也启迪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南学”研究该如何与以网络为主要载体的当代先进的电脑技术完美、和谐地结合起来。

众所周知,信息情报资料是学术研究、文化传播、教育教学等的重要途径与手段。“南学”研究也不例外,它的正常开展,必须依靠信息情报资料的支撑。但是,在当前的“南学”研究中,信息情报资料工作成了制约研究工作深入开展的一个“瓶颈”:一是匮乏的信息情报资料难以适应研究工作的需要。诚如柳无忌先生在《南社丛书》的“总序”中所言,“经过历史的变迁,在兵马荒乱之际,除少数以外,南社作家的诗文遗著正在逐渐散失,他们的声名几将湮没无闻。”正是由于资料匮乏,使不少有志于“南学”研究的人望而却步。二是获取 “南学”研究信息的费用过高。南社作家的诗文大量的散见于民国以前的纸质文献中,国内收藏并向公众开放这类文献的图书馆数量极少,加上这些图书馆将复制这类文献的费用提得过高,无疑是为“南学”研究设置过高的障碍。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学术期刊开始上“网”,也为“南学”研究搭设了这样一个“平台”:它可以使大量的、零散的、无序的、潜在的“南学”研究的信息资源迅速地、有机地整合在一起,供“南学”研究者享用,并将“南学”研究的成果以最快的速度让普通的读者去分享。这也正是柳无忌先生所期待的:“我们将尽力为南学的成果培植一个读者园地,使其灿烂的累累果实,得到游园者的欣赏和赞美。”“南学”研究要达到这样的境界,首先,“南学”研究者应迅速地掌握一定的上“网”的技能,来打掉在纸质文献资料与“数字化”和“网络化”的“接口”处就出现的“梗阻”。因为在网络环境中,大多数并无网络操作技能的“南学”研究者往往在网上“漫游”几个回合后便被汹涌而来的分散、无序、变幻无穷的信息浪潮打得晕头转向。只有具有一定的网络操作能力的人,才能快捷、经济地查到所需的信息,才能评价和筛选所需的信息,才能组织、分析、判断和使用信息,以满足“南学”研究的需要。例如:柳无忌先生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的《南社纪略》“编后记”提到的美国学者Laurence Schneider撰述有关南社兴衰的未刊稿,国内很多研究者都未读到过。卢文芸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居然从网上找到SchneiderE-mail地址并进行联络。Schneider告她:该论文从未发表过,但主要内容后来包罗在题为《国粹与新知识界》的另一文章中(发表于1976年)。

其次,“南学”研究机构和有条件的“南学”研究者都应建立自己的网页。例如:卢文芸博士在完成学位论文后,就创建了《南社研究》网站(http://jeanbrown.diy.163.com);江苏省吴江市图书馆在该馆和吴江信息港的主页上就编制了柳亚子专题网页(网址为:www.sz.js.cninfo.net/wujiang/lyz)。网页作为一种电子媒体,它的制作不需要昂贵的纸张,并且也可以刊发研究成果;网页使用超文本格式,通过链接的方式可以指向网络中所有与该网页有关的内容;网页还具有交互性的特点,可以迅速地得到读者的反馈信息……在未来的岁月中,“南学”研究的网页势必要朝着文献信息集散、研究信息开发、服务保障枢纽、信息用户导航为一体的研究信息“数据库”的方向发展,以独特的“南学”研究信息资源为研究者和读者提供指向明确、加工有序的增值信息,提供相关的信息服务。

    文献信息集散    在数字化的背景下,信息情报资料工作的收集对象将从纸质文献为主转到以电子文献为主;存储各类信息情报资料的单位空间将被高度压缩;收集策略也将从各自收集变为合作收集。同时,它在存储和检索信息方面还具有专题文献模糊检索、核心刊物文献目录浏览和学术热点动态三个方面的显著特征。除了少量的“南学”研究专著外,大量的“南学”研究信息是散见于各种报刊上的、出版周期短的、不系统的、不完整的。“集”,就是要注意及时收集各种与“南学”研究相关的文献信息,并使之条理化、序列化,形成专题;“散”,就是针对“南学”研究的需要及时整理加工和传递信息情报资料。

    研究信息开发   从严格的学科意义来看,目前的“南学”研究尚处在起步阶段。“南学”研究要与时俱进,必须注重“南学”学科信息的开发,适时地将尚处于“潜学科”状态下的信息开发成“学科”信息。一般的说来,“潜学科”状态下的信息往往是微弱的、不被人重视的,或者还处于无序的、良莠俱涌的状态之中。但这类信息的品质特征是创造性的、革新的。因此,“南学”研究的专业信息库应具备使研究者及时掌握专业热点问题和学术理论动态的功能,为研究者掌握科研方向和确立研究课题提供信息支持。

服务保障枢纽    “南学”研究的网页可以在以下4个方面发挥信息服务的枢纽作用:一是动态信息服务。提高超前意识,主动捕捉分析与“南学”研究的学术动态。二是层次信息服务。区别不同层次,按照不同层次读者的需求进行信息服务。三是横向信息服务。在各研究同行之间共同联合,共同开发“南学”研究的信息资源并提供服务。四是柔性信息服务。研究工作者应当与“点击”网页的读者营造一种提供者于需求者和谐交流的氛围,并提供留言簿和论坛,让访问者能处于轻松、灵活、舒适的感觉之中参与到“南学”研究的行列中来。

信息用户导航    帮助一般读者快速准确地找到所需的“南学”研究的有效信息,应是“南学”研究的网页孜孜以求的目标。这需要做好以下两方面的工作:一是这个专业信息库应以关键词检索方式为基本检索途径,这样使读者与数据库之间易于形成较为和谐的“人机对话”环境;二是这个专业信息库应具备读者按核心刊物检索方式浏览核心连续出版物各期主要目录的功能,使读者可以较好地掌握核心专业刊物的学术动态

 

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